香蕉你个apple的爱奇艺号

Home  >>  未分类  >>  香蕉你个apple的爱奇艺号

香蕉你个apple的爱奇艺号

2
4月,2021
头像
off

老张面对微笑,盯着树顶方向的驱狼专家,笑的很猥琐。

“跟我玩,还嫩点!”

驱狼专家连滚带爬地跳下树,拼命地朝深山跑去,他这真是被狼撵着,只恨自己为什么不生出一双翅膀远走高飞。

嗷——

狼群有条不紊地追上驱狼专家,恶狠狠地把他扑倒在地,却并没有撕扯他,反而离开一段距离,将他包围在中心圈里。

“不要,不要过来——”平时跟狼玩的驱狼专家,此刻却像是丢了魂,看着这些家伙比见了魔鬼都害怕。

老张悠哉悠哉地走出来,就那么轻松地站在狼群旁边,冷笑连连地问道:“谁派来的?王一凡吗?”

驱狼专家被吓的腿都软了,趴在地上不敢动弹,听到问话,急道:“我,我就是听命行事,不关我事啊,饶了我吧。”

死不可怕,可怕的是被狼群撕扯致死,那种残酷血腥的场面,光想一想就让人恐惧。

“听谁的命令?”老张冷声喝道。

“王,王风大爷!”

“王风?”老张心神一凛,立即意识到情况不妙。

采果子的美丽姑娘

王风下令让人把他引走,然后派杀手阻截,说明村子里肯定出事了,老张的心里咯噔一下子。

他并不担心林萧,但南宫锦也在村里,如果有人对南宫锦偷偷下手,林萧未必能防的住。

想到这里,老张眉头狠狠一皱,拿起烟锅就朝那人扑过去,照着脑袋就是一下。

砰!

驱狼专家当时就被砸的头破血流,脑浆都溅出来了。

嗷——

突然,山脉深处,一道比老张刚才发出啸音还要嘹亮悠远的狼嚎刺破虚空,滚滚而来。

“嗯?”老张的脸色倏地变了颜色,“狼王!?”

村里的情况,对于林萧来讲并不太妙。

不少人从梯子爬上来,很快就挤满了院子,开始围攻房门。

即使林萧用桌椅板凳把门堵的死紧,估计也坚持不了多久。

为了避免让南宫锦遭受伤害,林萧只能避而不战,他有一个办法,但很冒险,一直犹豫不决。

“林萧,情况不太妙,我知道有能力杀出去,别管我了!”南宫锦忽然深吸口气把林萧拽到一边,很认真地看着他,“今天这种情况,我们根本逃不走的。”

越来越多的村民开始朝宗堂广场汇聚,没有三千也有两千,这样一股庞大的势力,早已将整个四合院团团围困。

除非长出翅膀,否则林萧跟南宫锦无论如何都逃不出去。

“傻瓜,说什么呢?”林萧瞪她一眼,“我怎么可能丢掉自己逃走?”

“死一个,总比死两个要强!更何况,他们不敢杀我,肯定会把我送到警局,到时想办法救我出去就行!”南宫锦急道。

砰砰砰!

开始有人扔石头酒瓶砸在房门和玻璃窗上,幸亏林萧两人在里屋,没有受到波及。

林萧笑了笑:“觉得王风真的会把送到警局?”

“什,什么意思?”南宫锦怔住了。

“既然王风连老爷子都敢杀,他会放虎归山,让轻松离开王朝村吗?”林萧若有所思地笑道,“就算送下山,也会在路上找个借口把干掉。”

不管怎么说南宫锦都已是家主,即使她犯了大错,身份在那摆着,那是规矩,是老爷子生前与众多王家精英共同商讨的结果。

王风想要上位,就不可能让南宫锦活着。

“王,王风这么狠?我真看不出来!”南宫锦脸色变的更加苍白,紧紧咬着鲜红的朱唇,眼中充满了恐惧之色。

“越是看起来老实,又不动声色的人,狠起来越让人不敢相信,王风盯着家主之位很多年了,好不容易等到这一天,突然被抢走,换作是,会怎么做?”林萧冷笑道,“别看他一副老好人的憨厚样子,其实骨子里极为叛逆。”

南宫锦更为担忧,如果真如林萧猜测的那样,无论怎样都是死路一条,根本没有回旋的余地。

两人短暂沉默了几秒钟,南宫锦再次抬头,十分严肃地说道:“林萧,有件事,我要跟说。”

“嗯?什么事?”林萧一头雾水,他很少见南宫锦会如此认真严肃地与自己谈话。

过去南宫锦从不正眼瞧他,即便是最近两人关系变好,南宫锦也总是一副忧心忡忡生人勿近的模样,很少与他谈心。

“还记得那份密函吗?”南宫锦像是放下了很多年的心事,眼中充满了缅怀以及记忆。

“记得!”林萧目光一闪。

南宫锦深呼吸了几次,时间紧迫,她只能长话短说:“我

之所以用生命也要保护那份密函,是因为它关系到一个对我极重要的人。”

“是吗?什么人?”林萧的心跳正在加速。

“一个从小到大,都住在我心里的男人!”南宫锦的表情有些纠结,她不知道现在说出这种事,会不会伤到林萧的自尊心,或者会让他有羞辱的感觉。

男人都不愿意承受这种事情,自己爱的女人,竟然一直爱着别人,还当着自己的面说出来,换作任何男人都受不了吧。

看到林萧面不改色,甚至依就用含情脉脉的眼神注视着自己,南宫锦未免有些错愕,忍不住急道:“,不生气吗?”

南宫锦本来打算说出这件事,一方面了却心结,另一方面把林萧激走,可林萧看起来跟没事儿人似的,一点都不生气。

“我为什么要生气!”林萧笑了笑,发自内心地说道,“喜欢谁,是的事,而我喜欢,也是我的事。”

南宫锦身形一颤。

“林萧!对我很好,以前是我对不住,但我——就算今天能够活着,以后也不会全身心对好,我的心里还会藏着他,或许将来还会去寻找他,难道不介意吗?”南宫锦终于说出了自己的心声,她忍的很痛苦,很难过,甚至一度非常纠结,今天总算释然了。

既然结了婚且接受了林萧的存在,就应该忘记过去,可她做不到,每当午夜梦回的时候,那个清瘦却坚毅的小小影子就会一直缠绕在心头无法挥去。

“他,对真的很重要吗?”林萧柔声问道。

南宫锦叹息一声:“我不想骗,是的!”

“我真的很羡慕他,他一定是个超级大帅哥吧?”林萧夸赞自己,脸不红心不跳,甚至都不觉得尴尬,如果让南宫锦知道眼前的痞子林萧,就是自己一直朝思暮想的小男孩,不知会是何种感想。

南宫锦哭笑不得,都什么时候了,林萧在意的竟然只是对方的长相,差点忘记危险,不由的说道:“也许长大后会很帅吧,但我喜欢的是他的不屈不挠以及对未来最坚定的信念。”

“原来我小时候也这么牛比呢。”林萧暗爽了一把。

“,说什么?”南宫锦没听清,错愕的问道。

“咳……其实,我也有个秘密要告诉!”林萧挺起胸膛,笑道。

砰!

门外传来巨大的撞击声,紧接着一道让人十分讨厌的声音随即响起。

“林萧,把南宫锦交出来,我就放走,绝不食言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