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豆传媒传播

Home  >>  未分类  >>  麻豆传媒传播

麻豆传媒传播

6
4月,2021
头像
off

中年管事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,在这里的每一分钟都是煎熬,让他心神不宁。

“船长那个老匹夫!等我出去,一定让他好看,绝不会轻易放过他!”

“太过份了!连我也算计!”

喋喋不休的中年管事,走来走去。

林萧全神贯注地侵入电子门系统,中年管事根本看不明白他在干什么。

“我就不明白了,老搞那个电子门有什么用?现在不应该想着如何逃出去吗?我觉得不如把底板撬开,从船底走!”

“可是……这样一来,就会漏水,到时倒霉的还是我们!”

“到底该怎么办啊!?”

中年管事好像得了失心疯,不住地自言自语。

林萧懒得搭理他。

中年管事不时瞅瞅林萧,发现他一直在鼓捣键盘,微型显示屏上不断有二进制码快速闪过,反正他是看不懂,也不知道林萧在干什么。

“喂!到是想个办法啊!”中年管事再次吵吵道。

长发美女优雅气质漫步银杏林低头浅笑写真图片

“闭嘴!”林萧正在沉思之中,被打断思路,十分不耐烦,“我问!船长主控室的IP地址是哪个,知道吗?”

船上有几十台电脑,一台一台去查,太浪费时间,如果中年管事知道,会节省不少时间。

“什么IP地址?我不懂在说什么!”中年管事愣住了。

“废物!”林萧没好气地转回头,手指在键盘上噼里啪啦一阵响。

数十台电脑的IP地址显示出来。

林萧通过电子门的门禁帐户,侵入后台服务器,再通过服务器以上传的性质编写一段病毒码,让船长室控制系统瘫痪,这样就有机会关掉防御系统,让铁门开启。

门外的游客被有心人怂恿,一直都未散去,他们搬来许多杂物挡在门前,一副要把林萧憋死在里面的态度。

“我看他只能被困死在里面了!”

“这铁门有一米厚,除非把整个船给炸了,否则他没法出来!”

另一间舱室,白发老者盯着监控,有些奇怪林萧的行为,“他在干什么?”

船长也是一头雾水,“不太明白,就算他能破解了电子门,外面还堵着铁门,有什么用?”

“大概是急疯了吧?”

“王座!还有十几天才到目的地,就让他慢慢玩!快艇和补给艇已经备妥,随时可以出发!”

白发老者微微点头,“记住一点,让越多的人拖住他,我们成功的机率就越大。”

“明白!”

白发老者转身走到舱壁前,一道暗门出现,他迈步走了进去。

大胡子船长挺直腰板,目光落在监控屏幕之上,冷笑道,“看有什么本事逃出来,就算逃出来,还是会像过街老鼠一样人人喊打!”

轰隆隆!

大胡子话音未落,底船舱的大铁门就缓缓升了起来。

“嗯?”

堵在外面的游客全都愣住了,下意识地退后。

轰!

忽然,挡在门前的杂物,被人大力踹开,飞散的碎片猛地炸到人群之中。

“他,他出来了?”有人惊呼一声。

林萧被描述成杀人不眨眼的魔鬼,意图烧死整船人的刽子手,他一出现,立即引起所有人的同仇敌忾。

“别让他跑了!”

“拦住他!”

游客们仗着人多,把林萧团团围困。

林萧顺着门禁的后台服务器地址,找到了船长室主机IP,成功破解防御系统,这才开门出来。

只是让他没想到,一出现就被人口诛笔伐。

面对这些普通人,他不能真的下杀手,只好耐着性子问道,“们干什么?”

“干什么?还有脸问?自己做了什么事不知道吗?”

“还敢跑出来,躲在里面还能多活几天,出来就是送死!”

“把他抓起来!”

一群人冲上去想对林萧动手,被林萧几拳打飞,看到他这么猛,后面准备动手的人被吓到了。

“还敢打人?有种把我们都杀了!”有人色厉内荏地叫道,却不敢出来。

“这么凶残,果然是放火烧船的凶徒!”

这群人不问青红皂白,也不管事实真相如何,只要有人出声,就跟着呼应。

眼看吵吵闹闹越来越严重,林萧眉头皱了起来,大声道,“都住口!”

一声狮子吼,震的人耳鼓膜声疼,脑袋里嗡嗡作响,不少人甚至直接双膝一软跪倒在地。

面对林萧神威,这帮人吓的面无人色。

“不是我放的火,是船长,们最好搞清楚了。至于他有什么阴谋诡计,暂时还不知道。不想死的话,就赶紧把船长找出来!”林萧声音冷冽,传荡到四面八方,仿佛轰隆隆的雷音。

至从成为大宗师,林萧已经跃身为真正的超级战士,无论身体素质还是精神耐力都有了长足进步,更有强大的内息辅助,丹田古荡起来简直气若惊鸿。

轰!

忽然,甲板上传来一声巨响。

整艘船都震了震,然后就听到一阵鬼哭狼嚎的惨叫声。

“爆炸了!”

挤在甲板进入底舱门口的游客们惨不忍睹。

不知是谁引爆了一颗手雷,直接将下行楼梯炸毁,入口毁坏,进不能进,出不能出。

“怎么回事?”

“发生什么事了?”

底舱的游客惊慌失措,开始大喊大叫,不少人急于逃出去,相互之间挤在一起,让队伍更加混乱。

轰!

又是一声爆响,残肢断臂四处飞散,甲板上仿佛瞬间陷入修罗地狱,烟火顿起。

甲板上的游客纷纷逃命,但被堵入底舱的游客们完全傻眼,出口被炸毁,尸体和船体碎片堆积在一起,成为更大的阻碍。

“谁搞的鬼?”

“妈的!肯定是那小子!”

有人指着林萧,怒吼道,“肯定是他的同伙,他们的目的就是破坏游轮,让我们全部葬身海底,他们是恐怖份子!”

矛头纷纷指向林萧,让他有口莫辩。

他同样很着急,一把推开几名愤怒的游客,来到出口处。

甲板上方完全被炸毁,整个四层都覆压下来,想出去没那么容易。

“们是不是傻比?”中年管事从仓库里爬出来,灰头土脸地叫道,“他要是凶手,会把自己埋在下面吗?用们的猪脑袋想一想!”

大家都认识中年管事,他相当于船上的管家,负责安排住宿和餐饮,他一提醒,大家都醒悟过来。

“杨威!”有人跟中年管事熟悉,急问道,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杨威没好气地说道,“是船长!都是他一手策划,这个老杂毛,我一定饶不了了!”

此时此刻,船长跟白发老者,带着十几名高手,坐在提前准备好的三艘快艇和一艘补给艇上,遥遥望着火光冲天的青龙号。

“哼!这个烂摊子,够林萧忙一阵了!等他安顿妥当,我们早就到了目的地!”白发老者冷声笑道。

“出发!”船长大声下令。

快艇和补给艇迅速转向,朝西方海域极速驶去。